首頁  /  資訊  /  正文

2019深港城市建筑雙年展“城市之眼”,Matthias Hank Haeusler:被欺騙的城市

風乍起 2019-09-06 來源:archdaily
在2019年深港城市\建筑雙城雙年展(UABB)到來之際,Archdaily與雙年展“城市之眼”板塊的策展人們緊密合作,探索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技術將如何影響城市建筑和人們日常生活。

FIG_1_Interface_of_Giraffe__a_two-sided_networked_platform_for_the_AEC_industry_(C)_Giraffe_Technology.jpg

當城市裝滿傳感器,建筑空間可以獲得“看”的全部能力時會發生什么?在2019年深港城市\建筑雙城雙年展(UABB)到來之際,Archdaily與雙年展“城市之眼”板塊的策展人們緊密合作,探索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技術將如何影響城市建筑和人們日常生活。

在悉尼新南威爾士大學計算機設計專業的研究基礎上,我們認為急速大規模的城市發展與數據的大爆炸已經超出了人類的理解,因而需要在設計中進行合成處理。

在我上文對合成設計模式的概述中,我希望引出一種假設,使其可以潛在影響第二次機器時代中產生的設計方法。

致力于這個新模式的初衷和動力是什么?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首先需要了解“機器時代”這個概念,理解是什么定義了機器時代,回顧第一次機器時代如何影響了建筑和城市設計,并且最終勾畫出第二次機器時代。

第一次機器時代可以粗略地定義為1880年左右至1945年的工業時期。它既可以被看作是第二次工業革命的尾聲,也可以是現代藝術和現代主義設計、建筑和城市規劃的起點。從經濟學角度上講,影響整個經濟行業的共性技術定義了機器時代。

在第一次機器時代,可燃機和電力是最大幅度改變全球經濟和社會體系的技術,而且它們也改變了設計、建筑,和城市規劃。

有兩件事可以作證:沒有可燃機就沒有汽車,也就沒有城市蔓延;沒有電力就沒有電梯,也就沒有摩天高樓。共性技術毫無疑問影響了建筑和城市規劃。沒有可燃機和電力,我們的城市會截然不同。人們因此可以認為,當今的共性技術也會在第二次機器時代對建筑產生相近的影響。

“第二次機器時代”這個概念因為近期一部開拓性的出版物“ The Second Machine Age: Work, Progress, and Prosperity in a Time of Brilliant Technologies”正逐漸變得聞名。對作者而言 ,當前的共性技術包括大數據、物聯網、社交網絡、用戶原創內容、機器學習、人工智能,以及數字制造。這些都是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一部分的二十一世紀科技,它們也將轉變我們的城市,和我們在第二次機器時代中的設計方式。

當大數據和物聯網已經成為并繼續將是“城市之眼”——即明年雙年展的部分主題時,人們仍需了解“被看到的”究竟是什么,我們又該如何回應它。人們因此不僅需要“看見”,還需要“思考”,去處理城市的過去、現在,和將來所產出的大量數據,從而應對一些全球挑戰,如因人口增長造成的急速城市化問題,因溫室氣體造成的氣候變化問題,以及國家間、城鄉間的人口流動問題。

有人會認為這些挑戰是廣大綠地(從未開發地區)和棕地(舊房清除地區)的發展以及交通導向的發展理念所致,正如本地案例西悉尼以及更大規模的國際案例珠江三角洲所揭示的那樣。

還有人會認為這些以傳統設計模式而引導的發展格局太大,時間太短,經濟和政治維度太過復雜。

正如一開始提到的,這些大規模、急劇的城市發展,一旦與同樣大量的數據相結合,會超出人類的認知而逐步走向合成設計。我們要如何在深港城市/建筑雙城雙年展的環境中定義“合成”呢?

我要引入一個關于人機互動(機器學習)的早前案例。加里·卡斯帕羅夫1997年輸給 IMB 超級計算機“深藍”后發明了高級國際象棋。他的目標是讓一名人類玩家與一個象棋程序組隊對抗另一個這樣的組合。這個想法進入象棋界后,許多支持者稱象棋游戲的質量和水平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我們認為關于人機交互的相似策略需要被應用在二十一世紀的設計界。

FIG_3_Design_of_Western_Sydney_using_a_synthetic_design_method_(C)_Oliver_Lock.jpg

合成設計模式能夠為人們提供數據可視化之外的視角,人類得以評估并從多個選項中選擇,這會書寫數字科技與城市之間關系的新篇章。我們可以想象令機器學習和計算設計結合而優化設計流程的合成設計模式,將會在建筑、工程,和施工(下稱AEC)領域得到應用。

在機器學習的幫助下,我們可以研究算法和概率模型,在沒有特定格式的情況下執行任務,并且通過體驗自動優化算法,讓計算設計成為一個“從基礎屬性入手,生成規則,而最終輸出猶如動態系統的信息”的過程。由于可測因素能夠部分定義一個體系或設置其運作的狀況,我們將會把給定類別和給定參數的可測范圍當成連接推測數據與幾何學的維度。

我們要基于什么樣的觀測結果才能夠提出關于合成設計模式的假說呢?

首先,如今的項目需要很短的時間完成,預算無法支付更多員工,公司仍然在人為地進行設計運算或是記錄性繪圖,員工使用計算機輔助設計(CAD)程序并輸入信息,即繪制出設計圖。

接著,隨著項目的復雜性深入,信息共享并及其高效交流成為了必需。

最后, 使用 CAD 程序如今成為 AEC 公司的常態,在設定好自動化的程序和高效管理工具的幫助下,這些公司不再需要完全借助計算機的力量以處理大量的數據信息。

忽視上述任何一個情況將會帶來經濟損失。施工行業在2004年全年損失158億,其中的11.698億主要來自三項重點花費:(1)人為計算,對應情況一;(2)信息管理方面的消耗,對應情況二;(3)低效行業流程管理,對應情況三。

以這些觀測結果為假說的基礎,有人會問:引入合成設計模式的障礙有哪些?

計算設計流程存在,并被計算設計師廣泛運用。機器學習算法也存在,被計算機科學家們廣泛運用。但這兩種技術仍然是 AEC 行業中的少數,因為對合成設計模式的大規模引入仍然是個挑戰。

我們從線性價值鏈到網狀價值鏈,看到了改變現有 AEC行業模型的需求。建筑和城市規劃變成了平臺行業,在這個平臺上業務建立在激發那些外在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交互的基礎上。

現有的行業已經被打亂,其橫加業務也從線性價值鏈向網狀價值鏈轉變。知名案例包括交通服務 Uber 和住宿行業Airbnb。

FIG_2_Data_visualisation_of_3_million_property_sales_transactions_for_Greater_Sydney_(C)_Oliver_Lock.jpg

然而在一個線性價值鏈中,生產者和消費者處于兩端,企業會一步一步地創造和交換價值;而在網狀價值鏈中,在平臺連接的作用下,價值可以通過多種方式和場合創造、改變、交換,和消耗,而不是只在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直線地發生。

一個基于瀏覽模型的雙向網狀平臺正在將建筑師、規劃師和工程師同計算設計師和軟件工程師連接起來,從而達成合成設計模式。

目前還并沒有像 Uber 和 Airbnb 那樣規模的 AEC平臺企業。AEC 行業占澳大利亞 GDP 的8%,為國家經濟貢獻了1342億,是最大的非服務相關產業。它將很可能成為平臺企業模型的瓦解目標。“第二次機器時代中新科技發展的勢不可擋“,也許意味著建筑領域將會很快變得不一樣。

關于作者

QCJ000-586_headshot.jpg

副教授 M. Hank Haeusler 擁有應用科學工程師碩士學位和墨爾本皇家理工空間信息建筑實驗室的博士學位,目前為新南威爾士大學計算設計專業的學科帶頭人,此為世界第一個計算設計本科學位。Haeusler以其作為媒體建筑、計算設計,以及第二次機器時代科技方面的研究者、教育者、企業家及設計師出名。他是七本專著及七十余個圖書章節、專刊文章以及會議論文的作者。他曾在國際許多大學任教,現在為中國中央美院視覺藝術高精尖中心的教授及悉尼媒體建筑學會的理事。

參考文獻:

[1] Banham, R (1960) “Theory and Design in the First Machine Age”, book summary available on: https://mitpress.mit.edu/books/theory-and-design-first-machine-age, accessed 22. April 2019. 

[2] Brynjolfsson, E and McAfee, A, 2014, “The Second Machine Age: Work, Progress, and Prosperity in a Time of Brilliant Technologies”, W. W. Norton & Company, New York.

[3] Wikipedia - Advanced Chess (2019) available 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dvanced_Chess, accessed 10. April 2019.

[4] Menges, A; Ahlquist, S (2011) Introduction Computational Design Thinking, in: Menges, A; Ahlquist, S (ed.) “Computational Design Thinking”, Wiley Publisher. 

[5] Gallaher, M P & Chapman, R E (2004) “Cost analysis of inadequate interoperability in the US capital facilities industry”, available at: https://nvlpubs.nist.gov/nistpubs/gcr/2004/NIST.GCR.04-867.pdf (accessed 19. March 2019).

[6] Parker, G; Van Alstyne, M W, Choudary, S P (2016) “Platform Revolution: How Networked Markets Are Transforming the Economy - and How to Make Them Work for You”, W. W. Norton & Company. 

城市交互—第八屆深港城市\建筑雙城雙年展(深圳),中國,2019年12月15日

http://szhkbiennale.org/

將于2019年12月15日在中國深圳開幕的“城市交互”是第八屆深港城市 \ 建筑雙城雙年展(UABB)的主題。這次的展覽包含兩個部分,分別為“城市之眼”和“城市升維”,將分別從不同角度探索城市空間和科技創新之間不斷發展的關系。其中“城市之眼”部分由建筑師、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卡洛·拉蒂擔任主策展人,華南—都靈聯合實驗室擔任學術策展人。而“城市升維”部分則由中國學者孟建民和意大利藝術評論家 Fabio Cavallucci 擔任主策展人。

“城市之眼”板塊

總策展人:卡洛·拉蒂

學術策展人:華南–都靈聯合實驗室(華南理工大學–孫一民,都靈理工大學–博明凱)

執行策展人:貝丹尼[CRA],愛兜,徐好好 

灣區學院院長: 米蘭理工大學 (德博)

“城市升維”板塊 

總策展人:孟建民、法比奧·卡瓦盧奇

聯合策展人:南方科技大學人文科學中心“科學與人類想象力研究中心”(吳巖)

執行策展人:陳楸帆,瑪瑙,王寬,張莉

譯者:李懿丹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10-62747757


0

發表評論

熱門評論

相關資訊

单双中特、